• DSC02334

    ( 期盼着8号风球它却只是路过)

     

    201009143527

    ( 最拿手的永远是杂七杂八牌炒饭 )

     

    小男生问我“你在HK开心么”,我回答“还好”。

    首先我缺少了一票朋友,再者我每天要看很大量的英文阅读,最后我还要过生活。

    所以生活档期排得很满,步调不快,味道有些淡。

    印象最深刻的三次快乐时间:

    1,雨天,没带伞,和丁小猫去楼下吃饭,尖叫着狂奔,路人纷纷侧目。(浮夸!)

    2,准备动手做晚饭前,丁小猫和她男人打电话汇报现状,说了句“we will cook ourselves tonight”,然后两人都从凳子上笑到地上团成一团。

    3,丁小猫在唱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我高兴地说了声 叔叔 fuck you!”

     

    我一个人搭地铁的时候常常在回忆,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大学里那一群朋友的?

    我来了这边一个月,遇见的都是些见面say hi的人,有一个比较常陪伴左右的女生。

    整个专业里的non-local,像我这样本科毕业就过来的,只有零星几个,大多是工作几年了,甚至已经结婚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北方人比较多。

    我不觉得我和北方人相处不来或者有什么分歧,她们总是有一种责任感抗在身上,会照顾你、帮助你。

    可是差别或许在于,她们是排除万难心无旁骛直奔目标的,而我是在感受生活的同时逐步向目标靠近。

    所以我们可以讨论学业、分享资料、答疑解惑,却不能分享星巴克的咖啡,不能交换过去和将来。

    这就是一种走不到心里去的感情。

    好在还有一个欧美范儿十足的summer同学,可以和我一起大喊早上起不来啊,就放弃了听讲座的好机会。

     

    八点半开始我想吃冰欺凌, 无奈丁小猫不在家,想了又想,想了再想,

    十一点半独自下楼去便利店。

    遥遥说好想念二楼无忧的生活,

    我又何尝不是想念十一点半几通电话便有一群人大闹黑街。

     

    201009273551

    昨天下课后和朋友走在山路之上,只见路边一棵树不停地往下掉树叶,

    于是我好奇地抬了抬头... ...

    上帝啊,一只活生生的野猴子。

    它大概是感受到了关注,噌地就爬下树,在行人道的栏杆上走起了猴步。

    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有趣的场景,一大群人跟在一只猴子的身后,拿着手机死命拍。

    猴哥是见惯大场面的,对着走在自己身边的人瞟一眼,继续优雅地走。

    对于那些没礼貌直接把手机往他脸上凑得小狗仔,猴哥则呲牙裂嘴挥动下手臂以示不满。

    十五分钟后,在check了N个垃圾箱确认没有食物之后,

    猴哥走向了上山的路,自此与我们这些前往地铁站的粉丝们分道扬镳。

     

    看来这学校实在有太多东西等着我们去发现了。。。。

  • DSC02331

    我刚才写了一篇批判中大新闻MA课程设置的文章,后来发现太不适合我部落格的氛围了,于是保存草稿之。
    其实我今天主要的目的是在上了一个礼拜的课之后来八一八老师以及课程。

    星期一一早强迫我在7点半起床做准备的是一门必修课中的必修课:中文新闻采访写作。这是唯一一门可以听到熟悉的母语的课程,老师是前《壹周刊》的总编辑。这位女士超级无敌非常之可爱和蔼亲切热情激情澎湃加普通话烂到底。每次听她卷着舌头却怎么都卷不过来还要努力地说着普通话,我对她的敬佩之情就油然而生。大家在她的课堂里发言很随意很积极,因为无论你说出什么答案她都会赞许地点头并表示感谢。也是在她的课堂里我才对"海绵"一说有了真切的体会,想要吸收她说的每一个词语,打瞌睡开小差都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下午的课名叫传媒道德与法律。老师david操着一口不知名的杂交口音英语,导致第一堂课我完全活在半猜半听云里雾里的世界里。不过这个老师人糊里糊涂得十分之nice,对教学充满了热情,经验丰富,人脉广。他说他每次备课时总是对自己充满了期望,常常导致期望过高,每节课的内容都讲不完。事实确实如此。他一开始讲的十分欢畅,总是抬头仰望天花板做思索状然后说i remember when i was the editor of bla bla~等他回忆完了之后一看手表还剩一刻钟,于是他明显开始紧张,话也说不清楚,PPT一路飞过去,平均一分钟查看一次手表,然后稀里糊涂就结束了。他上课思路不太清晰,抓不着重点,通常在他bla bla的过程中,我的思绪都会不经意地就飘啊飘啊飘啊... ...

    这堂课分两个part,前面是lecture,后面是class discussion。后半堂由一个PHD小哥负责,他具有一副典型的港男长相,黑、小眼、略凸的嘴巴、黑框、中等个子,总体来说不丑也不帅,操着一口和郭富城一样的普通话,看起来很学术、很严肃。不过渐渐我们发现其实他很可爱,说话很温柔,有时候有耍宝嫌疑,于是大家断定是因为面对一班的花样女生,所以他内心蠢蠢欲动。此外,由于他负责给assignment和presentation打分,也就是我们百分之六十的成绩都掌握在他的手里,所以我们小组的成员强烈要求我负责去勾引他=。=

    however,他的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闪闪的戒指,啦啦啦。

    接下来要说的课名字听起来很牛:报业营运与管理。仍然是david的课,我就不说什么了,请参照上面那段,唯一的差别是没有了PHD小哥。这门课上有很多旁听的都是《苹果日报》的记者或者《大公报》的编辑等牛人。我选它纯粹是因为后面我要说的那门课太变态了。

    最变态的课就是新闻特写,从一走进教室就拿了厚厚几十页英文纸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这课非同寻常。不出我所料,除了每次课堂的N篇英文报道阅读以及当堂写作之外,每天必须阅读一篇英文特写并附上读后感,presentation,group project,两份小paper加期末一份大paper。我纠结了两秒钟之后就夺门而出奔向了另一门同时在进行的课。那为什么我还要纠结两秒钟呢?

    It's the teacher.《南华早报》的编辑。这个老师该怎么形容呢,就是俊秀里带着点硬朗,硬朗中又略显俊秀,穿衬衫西装皮鞋不系领带,衬衫上面两颗扣子被随意地解开,散发出一股穿西装的流氓,却又是流氓中的绅士的味道。从头到脚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英伦范儿十足,下巴周围残留隐约的一圈胡渣,说话慢条斯理无高低起伏声线柔和,面无表情,偶尔翘一翘兰花指。当他很难得地露出笑容的时候,我听到女生中传来血管爆裂心碎一地的声音。

    虽然直到现在我还在怀念他的模样,不过为了我的美好人生我还是放弃了他。

    201009103521

    上课用的书本价格从200至600不等,全部都是英文原版书(听说new media的课本都是700以上的,神啊)。我去书店逛了三圈还是没舍得下手,却在这时候瞟见了柏杨先生这本一直想要拜读的书,才100元,秒杀之。在这边,如果复印整本书是涉及到版权问题的,最高会判五年,不过PHD小哥偷偷说了句,咱别明目张胆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