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久没有更新,实在是被作业忙得无语了。可是更惨的是,不知道忙的意义在哪里。

    最烦人的作业,就是五天时间里完成一个group的采访。听起来还可以是不是?

    5天,头一天是等着政府的施政报告宣读出来,等社会各界的反应出来,然后再和组员讨论一番,定下主题。

    第二天开始收集相关资料、背景,看大量过去十几年的报道、评论,列出要采访的消息源。

    第三天去采访,政府官员、立法会议员、社会团体等等,到处碰壁,到处了无音讯,到处打太极。最可怜的莫过于在实践的过程当中发现这个主题是行不通的,那么再调转头,重复以上步骤。

    BUT...已经到第四日了,是公众假期,没人有上班没有人看邮件没有人接电话。

    第五天,公众假期+1,只能把手头上的东西都整理一下,准备presentation,还要想着怎么去说服挑剔的老师。

    原本就很紧迫的采访作业,同时还夹杂着其他的2个presentation和2个assignment。

     

    assignment是自己的事,可以由自己掌控。

    presentation是group完成的,所以就要看人品。

    比如我礼拜五那门课的group,都是些非常认真和有合作精神的人,于是大家轻松愉快地就完成了。

    再比如礼拜一那门课的group,个个是自私鬼,那你能怎么办?

     

    group里面加上我一共五个人,分别称为A,B,C和local吧。

    头一次present的时候,由于local是part-time,空闲时间很少,所以大家就在星期天晚上十点半网上草草讨论了一下。A先自发拟定了一份内容,大家再分别加上自己的意见。然后A说,那我就不上去作报告了。我说,我明天一早就有别的课,来不及再做准备了。那B和local就自告奋勇地做了presenter,我和C说我们下次present好了。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第二次快要present的时候,C发了邮件说家里有事要急着回南京,提前讨论吧。我和C回了邮件说OK。结果到了时间果然只有我们三个人,另两个人间蒸发。原本这次的内容又格外难懂,于是讨论不了了之。C飞回家去。剩下我和A再次联络B和local定时间讨论,B说自己有事但讨论时随时可致电给她。到了讨论的时候,local说自己约了一个很难约到的人做采访,随便说了几句就走了,B的电话永远都打不通。A气得发飙在电话里和我狂骂一通,最后找了个解决方法就是去睡觉。

    那剩下我怎么办?我难道和C一样说我好生气然后去睡觉?难道和B一样玩消失?难道和C一样飞回杭州?难道和local一样不是我present就和我无关?

    就算你们TM一群2B不在乎,老娘TM还在乎花了十几万块钱结果交张白卷拿个不及格。你们都没责任?OK我来做,我不跟你们计较,我TM不想跟你们2B,我愿意吃亏。但是姐做完了,你们不要来跟我提意见做的好不好,你们TM有什么资格说话?姐也不担心final的group project你们做不做,反正我做。做完了在paper上写清楚,group 6成员only me。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件事后来就这么过去了,谁都没说什么,大家心照不宣。

    更2的事情于是就接着来了,今天要交proposal。B大概是心有愧疚就说她来打底稿,然后又订了一个讨论室大家修改下弄个最终版本的出来交掉。到了点儿,就我和B两个人,三通电话过去,C马上到,A不来了,local有事。

    Fine,我都习惯了。最后三个人把东西搞定了。

    结果刚才一看邮件,哈哈居然开始吵架。A说你们个个上次都不出力,懂不懂什么叫teamwork。B回邮件说,你们算什么意思,下午都不来要我们3个人做,有没有团队精神。

    后续暂时还不知道。我就是觉得好笑,我想这个组里面唯一有资格出来说话的人恐怕只有我一个吧?你们说别人的时候都不会心虚不会脸红么?不过我就是什么都不想说,发脾气能解决问题么?和你们说有用么?反正我给自己找好了出路,你们合作也好不合作也好,我都不会让自己的成绩被你们影响了,所以随便你们怎么吵,我就当看笑话咯。

    放心,我现在也没有很气愤,我不会让一群2B毁了自己的情绪。累点就累点,至少我心安得很。我还忙里偷闲去了海洋公园的哈啰喂哈哈哈哈哈,真的有吓到我了。。。。。。有好多鬼一路追杀我们啊~~~~~

  •  

    (盗用下coral的作品。姐我在这边鸭梨很大啊!!!)

     

    我想大概是这边的课程太重视个人的comment了,导致我看法变得特别多,多到忍不住在博客里说一说。

    就最近沸沸扬扬的得奖事件吧,我觉得这事能激起千层浪本身就是一件很2的事。

    这个奖项生来就是一烙印着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产物,所以你要说它有多永垂不朽,我还真看不出来。

    跟它的其他兄弟相比,它压根就是一个显赫的大家族里不知哪个太太生下来的傻帽儿子。

    有受人敬仰的姓,有权势的家族地位,有光鲜的外表,也掩盖不住它是傀儡这一事实。

    所以这个奖的评判标准不外乎是,合资本主义口味的就是好的。仅此而已。

    奥巴马对国际人民的意义?达赖喇嘛对国际人民的意义?

    我简直数的出来能有多少。

     

    我有个小学同学,现在在澳洲,哇以为自己自由了多了不起。

    在校内发了恭喜XX获奖的消息,请大家转载,后来又po了些乱七八糟的所谓在河蟹社会下看不到的东西。

    好像在国内的人都很可怜,什么都受到限制,没有人权。

    我觉得外面那些整天揪着这两个字不放的人才叫可怜。

    就好像我们讨论香港传媒界的道德问题,争来争去永远都是不会有结果的,

    为什么呢?因为言论自由啊。

    言论自由是大王,是上帝,你甩出这四个字,什么问题都完结了,谁也治不了我。

    你们看看这种无赖行为是多么可笑。

    说民主,说自由,是有条件的,

    我不认为有哪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已经都达到可以享受这些权利的智力及内涵水平了。

    就好像一个压根不会看书的人整天拿着个ipad到处装B,

    得了吧你还不如那些老老实实扛着十几斤书去图书馆看的人。

    哎呀妈呀这个比喻真烂。

    (其实我只是想鄙视下那些站在地铁站门口看ipad看半个多小时然后回家的装B人士哈哈)

     

    我们今天一群人讨论了一个多小时,都有一样的感受。

    出来外面这些地方,最开始的感觉是自由,很快就觉得没啥好羡慕的。

    你自由的地方其实问题比受限制的地方多得多呢,而且还就是自由一手造成的。

    说白了还是上面那个意思,

    没那么大头就别戴那么大帽子。

    可是现在很多人就是瞎了一只眼,永远只看得到自己的短,别人的长,然后搂着人家的长腿又亲又抱的。

    人家腿是长,可是个弱智啊。你腿虽短,但好歹健全。

    不要把自己搞的短腿又脑残,还得意洋洋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我绝不认为国内什么都对,但就是看不惯一些人觉得外边的屎格外香。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