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妈一直都对我的社交活动很感兴趣,通常我回到家筋疲力竭的时候还要耐着性子面对她各种细微末节的提问。

    “几个人?”“7个。”

    “谁?”“一个个报?”“嗯。”“......你有的不认识”“你说了我就认识了。”

    “谁付钱的?”“AA制。”“你们每次都是这样?”“是啊。”

    “今天就两个人?”“嗯。”

    “谁付钱的?”“AA制。”“你怎么这么小气?”“... ...”

    “你们这群人到底关系好不好啊?”“啊?”“怎么每次都是自己付自己的。”

    我曾经试着和我妈解释“AA制”和“友情”两者之间并不矛盾的关系。但是她永远用一对仿佛说着“你们简直不可理喻”的明亮双眸瞪着我,叹口气,然后再试图用“朋友之间不能在乎钱”的言论感化我。

    此时我只能在心里默默感叹一句,这就是所谓代沟吧。

     

    我妈的思维模式是,是真心的朋友,就无所谓钱。因此吃喝玩乐的花费,不应该你一分我一分地算清楚,谁有钱在手边就谁付。

    我的思维模式是,是真心的朋友,就无所谓钱。因此吃喝玩乐的花费,你一分我一分,这样,“钱”就不出现在我和你的关系之中了。

    而我妈对我的思想的误解就在于,她认为的AA制就是哪怕半毛也要算清楚的。殊不知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AA制的计算方法已经不再那么严格,A可以是A+,可以是A-,甚至B+或B、B-。还有一点,AA制也是有春天的。比如,吴婵拿了奖学金,再比如,我们存心想敲诈二表哥。除了偶尔的小闹剧之外,对于我们这些还在花父母血汗钱的人来说,请客的意义在哪里呢?是代表了我爸妈比较有钱,我比你更会花爸妈的钱,还是我花再多爸妈的钱也不会心痛?

     

    长久以来我都没有发现这个问题的存在,每个人也都好像约好了似的,不用说都能明白。

    但总是会有例外。这就是我突然想到说这件事的原因。

     

     

    v

    (请问那个you是谁拼错的,自首吧。)

     

     

    某日我正看着书,无意识地哼了句“我寂寞寂寞就好”。丁小铁(注1)怒道:“人家日本在地震,你居然还有工夫在这儿矫情!”

    遥想当年,我第一次大量接触这个词儿,还要数那部令人欲哭还笑欲笑还哭的《梦里花落知多少》。而如今,四姑娘已经活在了让全中国人民陪她一起意淫自己是个体格健硕的美男子的世界里。

    即便我仔细想来这本书的发展路线荒唐又矫情,但却可以真切地投入进去陪着里面的人矫情一把。

    就好像《我愿意》这样矫情至死的歌曲,仍有那么多人矫情地传唱、合唱着。

    人本来就是这样矛盾的动物不是么。

    只不过我大概格外矛盾吧。

     

    注解1:出自《“小铁”的来源》。大致内容为,A君:丁轶,bla bla bla。 B君大惊道:什么?她不是叫丁铁么? ... ...

  • 自閉癥 - [我是你的谁]

    2011-02-18

     

    究竟是我無比慢熱,還是我本來就是個不太好相處的人?

    我覺得應該是我比較難相處,因為班裡很多女孩子都是一對一對粘著的,但是我每次都是和她們一個個打完招呼之後就自己挑個角落里坐下,下課了和他們說完拜拜就自個兒走人。她們聚在一起聊這聊那的時候我也沒有混進去的衝動,寧願發下呆。很多時間我覺得我快得自閉癥了,但是不說話讓我覺得舒服自在又寂寞。

    得出這個結論之後我又自閉了一陣,並且決定破罐子破摔。
     
    然而看起來,上天沒有決定放棄我。最近糊裡糊塗地就和班裡的人熟了起來,雖然絕大多數時間我依舊是一個人的狀態,但是去上課的時候已經沒有機會一個人坐在角落了。一群人圍坐在一起吹水的時候,我就偶爾放下空。這麼看來,我大概也算是個超級慢熱的人。

    仔細回想一下也對,大學有四年的時間,我在第二年的尾巴才和一群天天低頭不見抬頭就能見到的人變得熱絡起來。(是第二年的尾巴么?還是第三年?)

    得出這個結論之後我又變得自閉起來。

    好像越長大越偏離了我原本發展得軌道。想想小時候,進取心很強,愛做領導者,擅長和各種人打交道,現在卻喜歡縮在一個小小的自我世界里。只是幸好朋友都是些願意停留的人。因為如果你走,我也不會拉你,難過的是我,可不會說出口的也是我。

    有很多問候很多對話都在心裡,但就是不願意去說。很多關心也不願意去做。

    我親愛的妹妹,我希望你會懂。@abao

     

     

    -----沒有私心的喜歡這首歌------

    寂寞的路特别漫长真的无法想象 就让速度带走一切痛苦和悲伤
    说起来有点荒唐怎么哭红了眼框 其实没想象的那么坚强
    傻傻的对望着 到底哪里不一样 许下错误的愿望 还是要继续疯狂
    什么时候开始了流浪 没有目的没有了方向
    什么时候开始了遗忘 反正我们已经遍体鳞伤
    下定决心去流浪 没有方向 选择了遗忘 选择了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