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觉生活越过越小了,倒也不是工作导致的。

    我感觉归根结底还是我越来越懒了。

    人懒这个事实是大家都懂的。我说的是心懒。

    过去心太宽了,太空了,所以一直往外跑想要填满它。

    如今心变小了,纵使未饱满,也凑得七七八八了。

    打工旅行的书在手中辗转,有人已经辞了工作下决心去实践。

    我想起去年夏天的我,和飞机上遇见的德国人谈理想谈流浪。

    说得天花乱坠说得他信以为真地一直给我发邮件介绍国外的工作。

    现在想想,也不该怪现实也不该怪勇气,倘若要走,是不会先设想后果的。

    有些时候我们习惯在头脑里描绘一个现实中成为不了的自己。

    大多数的我们都只是dreamer。

     

     

     

    说到工作,每天都处于无尽地扎堆吐槽中。

    身边的同事换了一批又一批,有自愿的,有被迫的。

    我还在这里,在无尽地吐槽中热爱着它。

    好朋友辞了这份工,理由是:领导太傻逼。

    然后说以后找工作就俩要求:1.领导不傻逼;2.自己喜欢。

    我说你他妈要求也太高了吧。

    最开始的时候,我天天收集傻逼领导的傻逼事迹,准备回家在饭桌上和爸妈一起痛快地骂一顿。

    “傻逼吧,平时天天没课还要坐在办公室,双休日又要上课,尼玛我整个人生都贡献给你XDF了啊。”

    “傻逼吧,班级人数未满课酬要打折扣。25人班3个人就开班,尼玛打算让我领几块钱课酬啊。”

    “傻逼吧,暑假怕人不够疯狂招人,阿猫阿狗不经培训直接上岗。现在淡季了课不够了就开始狂裁员。尼玛你自己的傻逼行为要员工来买单啊。”

    等等等等。(血压飙升ing)

    结果我发现每次我爸妈的回答都是同一句话,

    “是的啊,每个单位都这样的。”(血压瞬间跌至零下)

    于是这个话题就这么爽快地结束了。

    “好吧。”我说。

    这个好吧,不代表我就要接受它。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要一掀桌子,说“凭什么社会是这样,我就要默默忍受,老娘要改变它!”的。

    我等平民,人生在世,求的就是一个“舒服”。

    找到平衡点才是较为实际的做法。

    所以纵使对工作千万个不满,只要它有值得你留恋的一个或两个闪光点,那就足够了。

     

     

    我找到了三个。

    一、自由。我不喜欢有人手把手教,以及天天监督你每一步走得正确与否的工作。我现在的工作就正好避免了这样的情况。虽然没有师傅全靠自己摸索的道路十分辛苦,但也正是这样,给予了我无限地自我发挥空间。(当然也有人因为这个理由而辞职的,他们觉得学不到东西。)

    二、精神上的简单。公司里有搬弄是非耍小手段拍马屁的人是注定无法杜绝的,大可无视。我享受和学生在一起的时光,就好像回到大学里,可以一起学习又可以一起玩乐,没有压力没有负担。(当然也有人因为这个理由而辞职的,他们觉得需要去明争暗斗的环境里成长。)

    三、工资。之前和叉子聊天的时候有说到,很多事情当用金钱来衡量的时候,反而变得容易很多。这里的工资我不认为能完全和付出划等号,但是平心而论,作为刚出社会不久的人来说也算非常不错了。(当然也有人因为这个理由而辞职的,他们觉得隔一阵子就要经历一个月无休是不可原谅的。)

     

     

    最后来列个清单。

     

     

    2013年要做的事:

    1. 再去考一次雅思       「必须的好吗」

    2. 拿到驾照!!!!!!!       「尼玛甩课也要去考」

    3. (至少)/(出国)旅行(?)趟       「照现在的挥霍程度看来只能去泰国了。。。」

    4. 考下托福/GRE试试?       「是不是有点想多了」

    5. 教师资格证       「再不考要被我爸吊起来打的」

    6. 至少读完12本书       「按照大姨妈的频率来,雅思有关的书不算!」

    7. 领养一只折耳       「估计办不到,会被爸妈宰了」

    未完待续……

     

  • 17号傍晚,我陪着一个抹眼泪的女孩子站在角落沉默。

    初中刚毕业,明天即将前往美国念高中,家境富裕。Kelly大概是我出生至今见过最外向的一个人了。尽管我在上大遇见过很多很“疯狂”很“嘈杂”的人,但谁都没法跟这个孩子相提并论。不了解真相的人恐怕会以为这姑娘是web老总的女儿或什么的,总之无人不晓。她所到之处,必有一群人紧随其后,有如大BOSS外出视察。

    但是说到底,她才16岁。所以当她说出再见时,眼泪就掉了下来。

    然而眼泪很快就会被忘记。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我的人生从某个层面来讲,也正要踏入下一个路口。但我总是很希望人生可以多次倒带,换另一首歌。就好像随机播放的电台,主题是生命,却可以庞克,可以抒情,可以嘻哈,可以电音。总之人生的无限可能,都想要去尝试。

    其实乐观地讲,不能倒带,至少可以继续。一生有几个十年,就有几篇截然不同的乐章。

    可是我能做得到吗?你又怎么样呢?

     

     

    我的脑子,似乎是有什么问题的。

    大概是以前损耗得太过厉害,又太肆意,导致它现在长时间空白。

    要忘记一件事很快、很彻底。彻底到令自己怀疑它到底有没有发生过。

    要回忆一件事很难、很痛苦。往往要过好几天之后,才会突然闪过一些细微末节。

    一些很重大的事,相对来说好一些,我大抵能记得轮廓。或者,一些谁都没有注意过的细节。

    过程依旧是空心的。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很困扰,仿佛过去的日子都被浪费了。

    但我也常常感谢它,感谢它让我变得比较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