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插不了图很痛苦TwT)

     

    我,2011年10月10日进入XDF,正式开始职场生活,和梦一般的那个夏天告别。

    同一天,我见了James最后一面,之后他继续孤身上路,不知此生是否会再相见。

    也是同一天,我在大厦楼下捡到sa姐,几经挣扎,还是决定匆匆和James分别,开始对一条生命负上一辈子的责任。

     

    一回神竟然已经走过半年。

     

    现在的生活,现实得不能再现实:早九点半晚六点,课最多的时候,便是早八晚九。从制度上来看,做五休二,一切节假日照放;从事实来看,做十休一便谢天谢地。培训机构按季吃饭,春秋淡季,一到五虽天天坐班,每天只一两节课,空的时候可以出去放松溜达,倒也轻松,反而是周末比较忙碌;一到寒暑假,两三月无休,天天八到十小时,一对一大班小班讲座扑头盖面,连生病的时间都没有。工资也就跟着季节走,底薪微薄,主要照课时算钱,多劳多得。不过在寒暑假的时间,是没有“少劳”这个选项的,不挑课是基本规矩。

    大部分人都觉得,学校是个相对单纯的地方。此话不假,但也关乎心境。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金枝欲孽,有钱的地方就少不了利益冲突。独善其身的境界,不是主观就能达成的,同时也未必是个明智的选择。

     

     

    这半年我体会到的东西:

     

    1.必须学会等待。所有辉煌的过去都只能支撑你跨进理想工作的门栏,那之后,过去就只是过去。无论你是帝国理工的硕士,在美国待了6年,还是雅思8.5,都会经历无聊的培训期,煎熬的等待排课期,失落的小课量期,历时半年到一年不等。很多人来了这里,怀揣着轻轻松松月入五位数的梦想,想象自己站在讲台上口沫横飞台下的人一脸崇拜,根本不能接受这样的冷落,于是一批又一批人来了走,走了来。而事实上,有能力熬过这半年的人,才能向别人证明你既忠诚又能吃苦。一开始我不懂,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些做了两年的老师却没多少本事。现在渐渐体会到,能够有毅力在这里待上两年的人,都有着令人倾佩的忍耐力和意志力。

    2.让别人认为你很强。这个社会上恃强凌弱的人太多,很多时候甚至是没有理由的,他们就是喜欢去欺压一些看起来比较弱小的人。所以即使你不坚强不勇敢,也要让影子看起来很强大,这样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并且,这一点与为人随和是不相悖的。

    3.做人有时候可以自私一点。对待不要脸的人,一定不能脸皮薄,犯不着事事为别人考虑。凡事都一定要看对象,对值得的人做值得的事。

    4.说话不要说得太死。过去在学校里,我可以这么做,与讨厌的人不相往来。但是在工作中,就算对方再十恶不赦,日常社交还是照旧。当然,如果实在连开口讲话的欲望都没有也没关系,但一定记得见面假笑打招呼。否则,说不定哪一天,她就找到个法子踩死你。

     

    其实所谓桃花源,比比皆是。对于我,无论环境多恶劣多负面,只要有和你并肩能够谈心的人在,那就是桃花源。

     

     

    最后,关于梦想这件事,在过去二十几年都很少出现,倒是现在活的清晰起来,梦想也一个一个浮现。

    最接近的梦想有两个,第一个的期限就在这个暑假,第二个则在完成第一项之后再开始努力。

    至于究竟是什么,等我实现了之后再来分享吧:)

     

  •  

    收到会长寄来的明信片,Edinburgh,向往已久的地方。

    “我因为一些羁绊多半是不会独身闯天涯了……”,“羁绊”在我眼中是个特浪漫的词儿,看见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淌过一阵暖流。我们曾经憧憬天涯风光,憧憬一个人的旅途,就像大多数人年少时的憧憬一样。而如今,风景虽未看透,心已透彻。你的这一句话,让我坚信你很幸福,你珍惜幸福。

    能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真的是一件很美妙的事。

     

    这段日子我在学习的课程是挣脱,饱受苦痛、混沌,而又异常坚定、明朗。我不确定是不是世上的每一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或许有些人一辈子其实都只是生活在茧子之中,也或许有些人一生都在破茧的挣扎之中。

    一年前我带着雄心壮志来到这个金砖银瓦砌成的城市,我羡慕中环写字楼里穿套装踩高跟鞋扬起下巴的人们,我望着橱窗另一面的奢侈世界时暗自打气将来要拥有它。在追寻的道路上我一路奔跑,越跑越冷,风好像能穿透身体。我低头一看,发现胸口竟然破了一个大洞,里面空空荡荡的。

    直到一个月前开始,我才明白原来自己想要的东西一直都没有变过。

    真正让我感到富足的,是素面朝天,是纯色T恤,是一个包,两只脚,走走停停;是一句话,一群人,路边一张大桌子;是对坐火车横跨大陆,脚上靴子开出一扇天窗的爱慕;是对辛辛苦苦,寻寻觅觅,为下半辈子绞尽脑汁的不屑。 

     

    浪迹天涯的梦每个人都在做,只是到头来有的人输给了身不由已,有的人赢得了羁绊便无谓再流浪。

    我决定用几年的时间去筑梦,不知道若干年后,会变成哪一种人。

    又或许,是赢得了身不由己,亦或“因为一些羁绊不得不独身闯天涯”。